雪雁

看到冰凌霜雪就雀跃的肯定是南方人?我就是这样一个常穿着短袖在冬日的艳阳里梦想着一觉醒来窗外大雪纷飞的南方人。其实说起来,我和雪不缺缘份,第一次跟他回老家就看到雪了,撑着伞,仰着头,纷纷扬扬的小雪花在松林的上空向我飘来,他轻轻把伞接过来,收了,迎上我亮晶晶的双门眸,笑着说:“雪花是打不湿你的发稍的。”从此,只要时机合适,他常能制造我与冰雪的邂逅,尽管只是南方小家碧玉般的雪。比如此次的江西之行,粉装玉砌,晶莹剔透,有了冰雪的装点,一切都披上了梦幻的色彩,有了童话般的诗意,于是一方面,在藤王阁前怀古思绪万千,一方面,一家三口敲冰凌打雪仗,和孩子一起重迈童年……重温这些快乐和点点滴滴,一切还是那么美好,那么温馨,那么难忘

评论